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是看艺术质量,低龄不等于低水平,小孩子可能还不会分析,但是好和坏还是知道的。其次是寻找合适的剧目。”

  刘莹还建议:“大人挑选节目时,一不要拘泥于自己的认知,要多做一些功课,比如豆荚宝宝、打击乐,一般的家长会比较陌生,但了解一下,就知道它是特别棒的儿童类节目。二是要有辨别能力,包括对品牌、场地、院团,慢慢地就知道跟着谁走了。”

  目前,儿童演出的市场特别好,但是演出项目却显得粗放。上周末,朱宗庆打击乐团在星海音乐厅上演了《豆荚宝宝儿童音乐会》,刘莹认为这场演出符合一台优秀儿童演出的各项要素。“我看了之后特别受感染,当时全场人都在跳动,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可以看出来没有任何音乐和舞蹈的基础,依然和孩子一起忘我地跳,一起享受家庭的欢乐,完全释放,比孩子还开心。”

  如今,市场上有不少投机型剧团,他们只看到儿童剧外在的蓬勃,并没有周全的剧作计划和精锐班底,只为投机赚钱。所以,从事儿童剧的演出和创作,坚持下来的也并不多。“能坚持超过三年五年的,还是值得信赖的。”业内人士龚迈程表示。虽然儿童演出市场也是一片火热,但实际上,真正能从中获利的仍是少数,因为儿童剧并非短期获利的演出形式,通常需要1~3年才能回本,这也导致市面上有近六成演出团体处于亏损状态,甚至因为回本期长,有些演出团体撑不过两年就倒闭了。

  所以,这并不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除了那种演遍全国的大IP,它们在全国大规模推广,但对舞台剧的增长寄望过高,也就容易做出没有营养的产品。“对于一些从业者来说,这只是一单生意。”但是,身为一个父亲,龚迈程表示:“在儿童剧这件事情上,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被当作一个客户来对待。”

  4.衡阳市祁东县永昌街道原青桐村党支部书记朱德元、村委会主任李桂英、村委会会计龙青山挪用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5年,朱德元、李桂英、龙青山在祁东县圣云大道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过程中,挪用村集体土地征地拆迁补偿资金1000万元用于出借,出借所得利息17.1万元3人予以私分,每人分得5.7万元,用于个人日常开支。朱德元、李桂英均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龙青山被取消预备党员资格,3人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5.衡阳市衡南县云集镇车江片区服务中心金星村原党支部书记李伟亮、原村委会会计李先程虚报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07年至2010年,李伟亮、李先程伙同他人通过虚报房屋拆迁、签订虚假红线外征用土地协议、签订虚假水改旱土地协议的方式套取潭衡西线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资金140.96万元,其中,李伟亮、李先程各分得18.73万元。李伟亮、李先程均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6.邵阳市武冈市迎春亭街道荷塘村原党支部书记陈宗宝挪用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3年,陈宗宝利用职务便利,挪用武冈机场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资金60万元,其中,15万元用于归还村级欠款,45万元用于其个人承包的工程项目。陈宗宝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7.岳阳市汨罗市桃林寺镇原大托村党支部书记张立胜挪用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5年,张立胜挪用村民征地拆迁补偿资金21万元,其中,6万元借给他人从事营利性活动,15万元用于归还个人贷款。张立胜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8.常德市临澧县佘市桥镇殷家村原党支部书记刘贵斌侵占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0年至2011年,刘贵斌任殷家村村委会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侵占石长铁路复线建设水田、青苗补偿资金和临时用地补偿资金共计0.61万元。刘贵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9.郴州市苏仙区飞天山镇高椅岭村原村委会主任罗艳斌侵占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2年至2013年,罗艳斌利用职务便利,侵占征地拆迁补偿资金和国家投资建设的附属设施补偿资金共计18.01万元。罗艳斌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0.郴州市宜章县迎春镇高梁下村原党支部书记李强生虚报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1年至2014年,李强生利用职务便利,在衡武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过程中,虚报水改旱土地面积,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5.83万元用于个人开支;伙同他人以征收水井为名套取征地补偿资金1.8万元,李强生个人分得0.6万元。李强生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1.郴州市永兴县湘阴渡镇堡口村原党支部书记黄和建、原报账员李晓荣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3年至2014年,黄和建、李晓荣利用职务便利,在永兴县新材料新能源产业园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过程中,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12万元,其中,黄和建分得7.4万元,李晓荣分得4.6万元。黄和建、李晓荣均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2.永州市道县清塘镇土墙村原党支部书记朱雨芝、原村委会秘书朱增星伙同他人虚报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08年至2010年,朱雨芝、朱增星在夏蓉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虚报土地征收面积,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25.28万元,其中,朱雨芝、朱增星各分得6万元。朱雨芝、朱增星均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3.永州市道县祥霖铺镇郎龙村原村委会主任何明海虚报套取、侵占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08年至2009年,何明海利用职务便利,以自己亲人的名义,虚报套取道贺高速公路建设项目征地拆迁补偿资金9.2万元,侵占临时用地征地、复垦补偿资金8.62万元。何明海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14.娄底市双峰县洪山殿镇原党委委员、纪委书记胡志坚,原副镇长朱武卫,龟灵村原党支部书记游庆华,原村委会主任熊迪平虚报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2年至2013年,胡志坚兼任洪山殿镇娄邵铁路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龟灵工作组组长期间,伙同朱武卫、游庆华、熊迪平在征地拆迁过程中,虚报征地面积及青苗补偿费套取征地拆迁补偿资金8.73万元,其中,4.53万元用于龟灵工作组日常经费开支,4.2万元给龟灵村作工作经费。游庆华和熊迪平商议后,伙同他人将4.2万元工作经费予以私分,熊迪平、游庆华各分得1.5万元。胡志坚、朱武卫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熊迪平、游庆华均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15.湘西自治州龙山县咱果乡王家村原党支部书记彭承锋侵占征地拆迁补偿资金案。2013年,彭承锋在协助龙里公路建设责任有限公司征地拆迁过程中,领取无主坟补偿资金2.31万元,其中,1.32万元由村民领取,0.99万元被彭承锋用于个人开支。彭承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日前,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对宁夏农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党委副书记陈延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陈延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

  于广辉今年61岁,原任番禺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因滥用职权罪被广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5个月,广东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去年1月刑满释放。然而,于广辉日前再次坐上广州中院的被告席,被控滥用职权罪。

  据指控,2011年8月5日,国家公务人员何健某因醉酒驾驶机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广州市交警支队番禺大队办案民警经查认为,何健某的行为涉嫌危险驾驶罪,并建议对其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在该案呈送被告人于广辉审批时,于广辉于2012年6月12日违法作出对何健某罚款1500元、吊销驾驶证6个月、扣12分的批示。番禺交警大队据此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造成无法追究何健某的刑事责任。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于广辉无视国家法律,滥用职权,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于广辉对起诉事实没有异议,表示认罪。他辩称,番禺交通大队报给他时的意见是追究刑事责任。之所以做行政处罚的决定,是因为案发时,醉驾入刑才刚开始3个月,没有具体的法律指引,区检察院也没有准备好,有些案件都没有开始收。另外,于广辉称,考虑何健某是国家公务人员,也是执法人员,如酒驾入刑会失去工作,给家庭造成很大伤害,且何健某的醉驾没有造成重大的危害。

  “案发是2011年8月,拖了10个月才送交审批。这个案子本身有瑕疵,如移交检察院,反而会被追究公安机关程序上的过错责任以及为什么不依法立案。所以就按之前的交通法处理,不送检察院了。”于广辉辩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