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案例不胜枚举。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说:“面临日益严峻的国际网络空间形势,我们要立足国情,创新驱动,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坚持纵深防御,用可信计算3.0构建网络空间安全防线。”

  数据安全形势严峻。一方面,业界预测,到2020年全球数据总量将增至逾40ZB(1ZB=1024EB,约为10亿TB),站在数据“肩膀”上的还有云计算、物联网以及其他方兴未艾的新技术;而另一方面,数字安全研究公司金雅拓公司(Gemalto)发布的2016年数据泄露水平指数(Breach Level Index)报告显示,2016年共发生1800起数据泄露事件,这些事件导致近14亿条记录外泄。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提出,大数据与云计算、互联网等新技术相结合,正在迅速进入各个领域。当人们越来越清晰地感知到大数据时代来临,生活、工作更为便捷的同时,也有一些迷惑,甚至疑虑和忐忑。这是因为海量数据的收集、互通、共享及相关产业的出现,与之相伴而来的是数据不安全和个人隐私难于保护感。

  “虽然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市场在起步阶段,但国内网络安全市场规模将呈爆发式增长,未来可能催生万亿级别市场。现在看来,黑灰产业跑得更快一些。”浙江华途信息安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永胜说。

  达观数据CEO陈运文分析说,形象地理解,数据安全分“黑色”和“灰色”两类,黑色主要指黑客、网络不法分子用技术手段窃取企业的内部资料,进行敲诈勒索;灰色主要指通过“半非法”手段,窃取隐私资料进行地下交易,这主要是有些数据到底可否交易到目前还没有规范下来,进而导致市场仍不完善。“从技术上讲,窃取技术主要包括实施攻击、撞库或利用钓鱼网站、木马、免费WIFI、恶意APP等。”

  网络黑灰产业已经形成巨大的产业链。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2016》显示,近一年的时间,国内6.88亿网民因垃圾短信、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估算达915亿元。

  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副总裁杜跃进说,中国现在网络黑灰产业一年的产值已达千亿,而做网络安全的全部产值不到300亿,其中黑灰产业造成的损失至少乘以20倍。很多黑灰产业从业者利用大数据的能力甚至超过一些知名互联网企业,他们能够非常精准地获取数据,进行精确诈骗。

  一位数据安全专家告诉记者,数据安全方面还应该考虑数据真实性的问题。数据是资产,在数据交易过程中,一些不法人员可能会伪造一些假数据,当数据资源池中掺入故意为之的假数据,再进行挖掘、分析,导致的后果可能是很可怕的。此外,还有大数据平台的安全问题。过去,数据集中储存,保护相对容易,如今,大数据平台是典型的分布式文件系统,也会容易招惹麻烦。

  多位安全专家认为,大数据平台的应用层面、基础层面都存在大量漏洞,早已不是以往可以“一隔了之”的相对封闭的安全保障水平,现在的安全防护技术远没有跟上大数据时代独有的安全需求。

  2017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正式施行,该法律是我国网络安全领域第一部基础性法律,是我国网络安全基本法。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网络安全法对网络安全的要求往往归结为“安全可控”、“安全可信”,这都是网络安全的内涵。华为大数据安全首席战略规划师张锐认为,随着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规范”,以及国内的网络安全法等世界各国家或地区对数据安全提出要求的法律及行业规范的逐步生效,全球的大数据产业正走向一个更加重视“合法”“合规”的时代。目前,对个人隐私数据的保护,和禁止跨境的数据流动是较为突出的两个点。

  业界认识到,数据共享、共融、共治成为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近年来,政府、企业甚至个人的数据正在被“归拢”并挖掘价值。隐私保护与数据开放共生共处不可分割,同等重要。数据开放可持续性和长期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隐私保护的好与坏。

  谢永胜表示,目前安全建设和防护主流思路仍是从“物理安全、网络、主机、应用、数据”角度,而这个思路的顺序应该是倒置的。各方应大大提升对数据安全的重视,而不是将最重要的防护对象放到最后考虑,应尽快形成完备的数据安全产业链。

  被告姚某从2015年开始在淘宝上出售宠物食品。2016年5月,淘宝与玛氏联合发现其销售的“Royalcanin”猫粮存在假货嫌疑,遂以神秘购买的方式,在该店铺购买了一袋价格99元的宠物猫主粮。经过品牌方的鉴定,该猫粮为假货,随后淘宝将线索移送警方。2016年10月12日,姚某被警方抓获。

  随后,淘宝以“违背不得售假约定、侵犯平台商誉”为由将姚某告上法庭。今年4月25日,此案公开审理并由奉贤区法院院长陆卫民审理。

  7月20日9时30分,此案公开宣判。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姚某以掺假的方式持续在淘宝网上出售假货,其行为不仅损害了与商品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而且降低了消费者对淘宝网的信赖和社会公众对淘宝网的良好评价,对淘宝网的商誉造成了损害,故被告应当就此予以赔偿。

  一审开庭时,姚某曾辩称是成本上涨导致售假。这一说法遭法院反驳,判决书中写明:被告不能以此为借口进行售假,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这种行为有违诚实信用,被告应当对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鉴于被告售假的行为对原告淘宝的商誉造成了损害,法院酌情确定被告赔偿金额,最终判被告姚某败诉并判处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起十日内赔偿淘宝12万元。

  淘宝已诉三家售假店铺赔偿款将设基金

  从今年开始,阿里以违背合同约定、侵犯商誉为由,已通过民事诉讼对平台上三家售假店铺展开持续追偿。除此案外,还在上海起诉售卖假五粮液的90后卖家,在深圳起诉售卖施华洛世奇假表的淘宝商家,目前这两起案件还在审理中。

  马云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每卖出一件假货,阿里巴巴会损失5个客户。平台售假给平台带来的损失将无法估量。为此,阿里巴巴组建了一支2000人的专业打假队伍,每年投入超过10亿元。2016年,阿里通过大数据挖掘出造假线索1184条,为各地公安打假提供了相关信息,成功协助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880名,捣毁涉假窝点1419个,破获案件涉案总金额超30亿元。

  恒大申请洋哨的消息一出,很多球迷的第一反应是——恒大又开始玩老“套路”了!

  球迷都还记得上赛季足协杯决赛,恒大对阵苏宁。赛前,恒大和苏宁同时提出两回合都启用外籍裁判的时候,足协已经明确否决。但当恒大踢完首回合的主场比赛,单方面要求第二回合客场请外籍裁判后,却又得到了足协的支持。遗憾的是这位33岁的新加坡裁判之前甚至连亚冠和亚足联正赛执法经历都没有,结果比赛中还是一样争议不断。再追溯到更早的2015赛季中超第25轮,同样是恒大客场战上港,那场请了日本洋哨,恒大客场3:0完胜上港。上港的金周荣还染红送点球,遭遇了13轮不败后的首败,恒大则反超上港2分跃居榜首,士气大振最终夺冠。

  出于保证比赛观赏度以及所谓的公平原则,邀请洋哨执法本无可厚非。不过令人不解的一点在于,既然期望比赛公平、公正,那么更合理的做法是否应该是,无论主场还是客场,都建议申请用洋哨,而并非像过去几次那样,只在对手主场比赛时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