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3点多,记者的手机仍在不断发出新信息的提示音。新信息来自一个微信群——“红包艺术交流”。

  乍一看上去,这个微信群似乎是抢红包攻略的讨论群,实际上却另有乾坤。

  《法制日报》记者在这样的微信群及App中卧底调查数日,见到的是网络赌博的种种意想不到和疯狂。

  凌晨三点多,“红包艺术交流”微信群里的信息很多,也很简单,主要内容就是下注。“买大”或“买小”的热闹之后,群里出现短暂的安静——大家都在等着庄家发红包。

  这一盘,记者下了20元的注买小。之前,由于记者在这一微信群只看不买,招致群主不满,直接被踢出群。

  群里的“好友”买定后,庄家发出一个1元红包,记者抢到0.39元。按照群里的规则,押注的点数由红包金额的尾数判定,9是大点,意味着记者输掉了这一盘。

  这是微信群“红包赌博”的一个典型场景,玩法简单粗暴,盘盘皆输的人不在少数,有人甚至一盘输掉上万元,但大家似乎着了魔一般,一盘接着一盘赌下去。

  在刚刚结束的这一盘中,微信名为“方恒物业张先生”的网友下了1500元买小,他这次输了。记者观察到,当晚,他已经输掉了近万元,但这丝毫阻挡不了他的“热情”,连续几个晚上,盘盘出手,胜局寥寥。

  在此期间,记者与这个微信群的十余人进行私聊,结果发现,没有人赢过钱。

  知情人告诉记者,庄家在发红包时使用了外挂软件,可以控制红包大小。因此,对于参赌的人来说,想赢钱是不可能的。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一种红包赌博形式被称作“微信红包扫雷”。记者加入一个“微信红包扫雷”微信群发现,玩此游戏需要先交押金,不交押金会被直接踢出群。该群的简介写着:抢红包输了中了别人的雷,就退群跑了,防止这种情况,就要提前先交押金。

  红包赌博只是赌博微信群的一种形式,有些赌博微信群甚至基于外部链接来操作。

  记者辗转加入一个名为“开心麻将群”的微信群,记者询问群主“怎么玩”?

  进群不到3分钟,就有人向记者发来一个链接邀请:“蓟州麻将 房间号715196 每人扣钻”。链接下方还有简介:“七对不带混、扣牌,不可吃碰杠、只能自摸、2番起胡,底分5,10局”。

  记者点进链接,一个网页跳转出来,便是打麻将赌博的平台。

  记者进入这个房间后,页面上频繁出现一行字:“蓟州麻将欢迎您,诚招代理,待遇优厚,棋牌生意,用一部手机也可以赚钱,月入过万不是梦,联系电话:133××××××××。”

  记者与“群友”聊天得知,周围类似的“麻将群”不在少数,用的都是这个网页。

  该群1名忠实“粉丝”告诉记者,玩麻将不仅需要钱还需要“钻石”,10局也就是一个回合需要20个“钻石”,折合人民币1.4元。玩游戏的人可以通过群主买“钻石”。1个回合结束后结算积分,1个积分1元钱,输的人在微信群里发相应数额红包。

  “这个网页是一个开棋牌室的人开发的,之后又找了一些人来建群推广,现在周围人玩的基本上都是这个,都不去棋牌室等地打麻将了。毕竟有了这个,不管在哪儿、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玩。”这名“粉丝”说,在河北遵化、天津宝坻、天津蓟州区等地,都有这个网页的玩家。

  除了花样繁多的赌博微信群,最近比较“新潮”的网络赌博渠道是赌博App。

  赌博微信群的一些玩家告诉记者,在一些手机客户端浏览新闻时可以找到赌博App的下载广告。

  根据这名“群友”的提示,记者下载了一款App,该App号称“操作简单,功能齐全”。

  进入这款App,用户不需要注册,直接点击微信登录的绿色按钮即可。登录后,作为新玩家,记者获赠了24颗“钻石”和6000“金币”。

  记者了解到,这款App将自身定义为一款熟人约局的麻将休闲社交游戏,可创建房间与现实中好友对战畅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