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此,卢彦要求各相关部门单位迅速将本次演练成果转化为工作标准,认真检视各自在降雨应对工作各个环节中的部署和处置应对措施,精心组织备战,有序有效处置,继续做好这一场降雨应对工作,打好今年主汛期第一仗。

  据万达、融创和富力地产三方联合公告称,万达商业将北京万达嘉华等77家酒店以199.06亿元价格转让给富力地产,同时,77家酒店的酒店管理合同不受本次转让影响;万达按照原计划将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转让给融创,但价格为438.44亿元,交割后项目后,融创承担现有全部贷款约454亿元。

  对此,昨日有业内分析师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看似孙宏斌将原本收益率很低的酒店资产这个烫手山芋甩手了,但他对低成本土地的渴望,导致其比原来多花了142.69亿元,溢价48%收购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原来作价295.75亿元);从富力地产方面来看,酒店多了一个,价格却少了136.89亿元(76个酒店原本作价335.95亿元),相当于六折受让了万达的酒店资产。一个溢价,一个打折,显然孙宏斌付出的代价更大,但同时确实也可以降低融创的负债水平;而万达分分钟又甩出手一个重资产酒店,折让部分则由融创承担了。

  显然,在这场重新整合的交易中,说不上谁是最终的赢家,但眼前的赢家看起来并不是融创。

  在发布会现场,孙宏斌第一个上台讲话。《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几分钟的发言,孙宏斌非常谨慎,完全低头照着讲稿念,中途仅抬过一次头。直到讲完,他才说,“不好意思,这辈子第一次念稿”。

  孙宏斌称,“这次万达和融创的交易范围和结构都进行了调整,我们和万达合作13个文旅项目,万达出售给富力77个酒店资产。这个调整对融创而言比原来的交易方案有了更好的流动性,降低了我们的负债水平,同时也承担了原酒店交易对价的折让部分,对于融创和万达合作的文旅项目资产包来说,这是可以接受的溢价,这种交易安排三方都很满意”。

  上述人士指出,不难看出,将近143亿元的溢价,应该是孙宏斌的妥协。而妥协的背后,是融创没有擅长运营酒店的团队,反而对低成本土地有着非比寻常般执着的欲望。

  孙宏斌称,“融创有很强的风险控制意识,非常重视风险管理。我们认为这个行业存在地价太贵和企业现金流的风险。融创从2016年10月份开始就基本不在公开市场上拿地,这大半年的积累为我们把握并购合作机会沉淀了充足的资金。我们希望拿到价格合适的土地,而现在公开市场的地价是偏贵的,融创从去年就判断并购市场是有机会拿到价格合适的土地的”。

  正如日前本报刊文《对赌协议重压万达甩卖632亿元资产接盘侠融创资金链遭遇大考》中所示,万达手里近年来拿地平均楼面价不足1600元/平方米,确实足够便宜。

  同时,也如王健林所示,通过此次转让,融创得到13个万达城,4800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这些是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的低成本销售物业,将使融创财报合并收入和利润大涨,两年内,可助力融创进入房地产企业收入前两名。

  或许,进入中国房地产行业前两名,甚至超过万科是孙宏斌的野心,但对于这笔收购,孙宏斌也有弥补融创在文化旅游产业和持有物业领域的短板之意。据孙宏斌表示,接下来,融创和万达会在文化旅游产业、大健康产业和电影等诸多领域有深度战略合作。

  而对于外界质疑的融创负债问题,孙宏斌表示,融创上半年的销售额为1100多亿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融创账面有900多亿元现金,7月份回款会超过200亿元,下半年其他月份回款都会超过300亿元,全年将有超过3000亿元的销售额,会有充足的现金流。“我们也会继续控制好负债率,管理好现金流”。

  据记者了解,富力有酒店发展战略,在全球已开业和建设的高级酒店24家,从融创手中以较低价格接手77家万达酒店后,富力将持有超过100家酒店,成为全球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业主。

  正如王健林所说,放眼全球,这样低价的收购机会百年难遇。

  李思廉也表示,“通过合作,富力将进一步扩展旗下的酒店业务,增加优质的投资物业经营收益,实现多元化的产业布局”。

  根据此前公告披露,2016年,万达资产包中的目标酒店资产除税后利润为8.7亿元。但尽管这些酒店资产整体盈利,199亿元的收购价,77个酒店资产,对富力来说,这是一笔耗费巨资入账的重资产。同时,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也向本报记者表示,万达的酒店资产包中有位于二、三线城市的酒店,未来富力可能会产生一些运营压力。

  不过,另有不愿具名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富力有做高端酒店的野心,这笔交易完成后,不排除其未来将酒店资产拆分出来,再去上市的可能性。

  如果仅看眼前这笔交易或这场谈判,孙宏斌付出了一定代价,李思廉也有一定压力,王健林则是最轻松的一个。

  王健林表示,通过这次转让,万达将大幅减少负债,收回巨额现金。

  就万达与融创的协议来看,万达与融创同意交割后文旅项目维持“四个不变”,即一是品牌不变,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二是规划内容不变,项目仍按照政府批准的规划、内容进行开发建设;三是项目建设不变,项目持有物业的设计、建造、质量,仍由万达实施管控;四是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

  鉴于此,万达方面也称,这次协议签订标志着不仅万达商业已走上“轻资产”品牌经营道路,万达文化旅游也走上“轻资产”品牌经营之路。目前,在中国能靠商业中心和文化旅游品牌管理实现规模利润的,恐怕只有万达。

  此后,王健林表示,“今年再讲点大家感兴趣的话题,说一下大家都关心的万达商业的负债问题”。

  据王健林透露,本次转让后,万达商业的贷款加债券总计接近2000亿元。万达商业的账面现金1000亿元(不含13个文旅项目账面现金300亿元),加上本次转让收回现金680亿元(含回收往来款),现金共计约1700亿元。

  对于该笔现金的用途,王健林称,万达商业决定清偿大部分银行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