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拖泥带水,十足的行动派。这归功于她聪明和果断,也有幸运的成分。她经历过的东家都挺好,没人亏待她,她也总说,每一份工作,都特别有收获。

  很多人跳槽,是不得已而为之。不对路的工作,跟失败的婚姻一样,苦苦维持,结局一般都比较悲惨。

  姑娘小Q辞职,完全是因为“累觉不爱”。她的第一家工作单位是典型的“体制内”,她做的又是行政,所有冗杂的、琐碎的活儿,都压到她这里。本是精灵古怪的姑娘,在朋友间人称段子手,给困在条条框框里,和毫无创意的琐事打交道,还要应付微妙的人际关系,旁人看了都心疼。对了,工资水平也是相当抱歉。这样的境遇,没有理由不离开。

  毕竟,我们这辈人讲求生活质量,“稳定”这个考量因素,得往后排。市场经济社会的好处是,你不是没有选择。抛弃稳定安逸,不再被认为是离经叛道,虽然,前方迎接你的可能是不确定。

  后来小Q的工作,也不那么让她满意。找工作这种事情,本来就有风险。隔岸观火的时候,工作像个精心装扮的美人,哪儿哪儿都不错,真正进入工作状态之后,才知道美人涂了多厚的粉底,加了多少层滤镜。这也是跳槽能教给我们的事。

  多的是跳出一个坑,又跳进另一个坑的悲催案例。我身边有个一心想去一流国际化公司发展的同龄人,一不小心进了一家“假外企”。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谋定而后动,踅摸新去处。商场上的虚虚实实,痛是痛,但经历一下好歹吃一堑长一智。一次失败而已,又不是人生都被否定了。咱年纪还小,怕这些干嘛呢?

  时代千变万化,看雨后春笋般的创业公司就知道,今天人们眼中的明日之星,或许明日就黯然退场了。社会变化快,职业流动就频繁。每个人都身处时代潮流中,身不由己,但绝不是没有选择。不管是一步一个目标,找准了方向通关斩将,还是被动地“断舍离”,无非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不断选择,也是提升自我的一种进路。

  我们这代年轻人所处的时代充斥着不安,可好歹上升的通道没有被堵死,试错的机会还有。重要的是拒绝盲目,无论选择安稳,还是“折腾”,都别忘了自我修炼和提升。频繁跳槽未必就是浮躁,但如果只是不断换去处,自己的技能条总不升级,那就可笑了。毕竟,铁打的人才,流水的平台,有技傍身,心才不会慌。

  2006年,何某进入昆明一家大型商场当出纳,主要负责跑银行业务,比如买现金和转账支票、核对银行账务等。他入职后,这家商场又开了一家公司,所以他同时管着两家公司的账目。

  何某已记不清自己第一次捞钱的经过了,大概是2008年的一个冬天。因为他一个人管着公司的现金支票,支票上加盖的各种印章,他都能搞到,加上他又负责银行对账单核销。

  于是,何某以公司的名义多买了一些空白现金支票,自己盖上各种印章把钱取出来装进腰包。而且他“聪明”地发现,只要月初和银行对账的时候把银行账户余额数目改得和公司实际现金余额一致,就不会被人发现。

  可能由于公司财务漏洞太多,他每一次都能得手。每次去取钱都是以取备用金的名义,几万元随时都能取现。他说每个月最少能取10来万元,还和银行工作人员混得很熟。而对于这种侵占行为,公司完全不知,每个月也足额给他发放工资。

  因为“生财有道”,何某的生活一下提升了档次。从他捞到“第一桶金”开始,他便入住了高档酒店,几乎夜夜笙歌在夜总会纸醉金迷,他说自己平均每天花5000元。公司的钱就这样被他挥霍了,唯一留下的实物就是一辆普通的suv小车。

  何某就这样奢侈逍遥快活了7年之久,但终于还是被发现了。

  2015年11月的一天,何某生病了,向公司请了几天病假。他的工作就暂由另一个同事代理。该同事在银行对账的时候发现有4万块钱被取了,而公司并没有要求取这笔钱。

  发现端倪的同事打电话给何某问情况,何某不承认。同事跑到医院去找何某时,何某已带着钱跑了。

  过了几天,何某主动给同事发了条微信,说自己会把钱还给公司,只是目前没有办法,希望同事能够帮忙先把账做平。临了还补一句:你报警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几天后,何某回到公司上班,被公司保安控制报警。当时何某身上还揣着现金支票14张,存根11张以及写着支付密码的小纸条。经司法会计鉴定,何某7年的时间一共侵占了公司1418万元。

  何某到案后已经是身无分文的人,8张信用卡都刷爆了。最近两次他一共取了8万元,有5万元还了信用卡,2万元买了彩票,剩下的就当生活费了。

  1418万元被他用7年的时间挥霍精光,他有偿还的心,但已经无能为力。当初取钱买的汽车,拍卖了9.52万元还给了公司,连零头都不够。让公司更加无奈的是,此时何某不但还不出钱,还身患重病。

  据介绍,7月14日,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坡头乡11名少年正手持刀具在坡头乡一木材厂附近“打”得火热,被周围热心群众发现并报警,建水县公安局坡头派出所民警赶到后及时制止了他们的行为。

  经调查,这些少年为圆“网红梦” ,竟然手持管制刀具拍“斗殴大片”,准备上传网络想“一炮打响”吸引网友眼球。目前,因11人都是未成年人,公安机关已当场对其进行了教育,并责令家长严加管教。

  在荣昌东街6号,一座银色的建筑格外引人注目。这里是世界机器人大会的永久会址,每年都要迎接来自德国、美国、日本等全球各地的机器人领域精英。参会者或许很难想象,这样一座充满现代设计感的会展中心,原本只是北人集团一个普通的装配厂房。

  通过改造升级,老厂房华丽变身,成为了集会展交易、设计研发、试验检测、产业孵化器等功能于一体的北人亦创智能机器人创新园区。从传统制造业到机器人的智能制造,北人集团产业升级的背后,是北京传统工业企业向高精尖转型的探索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