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澳洲政府宣布了更高英语能力要求的改革,同时为海外人士获得澳洲永久居留权及公民身份增加了更大的障碍。

  昨日凌晨4点,滇池水面上伸手不见五指。茫茫夜色中,渔政处和市公安局水上治安分局40余名执法人员驾驶着8艘快艇,兵分两路从位于滇池北岸的公安码头出发,分别沿滇池东岸、西岸对非法捕捞滇池鱼等行为进行突击执法。“我们现在走的是东线,将经过大清河、宝丰村、江尾村、海晏村等地最后抵达古滇码头,西线将沿白鱼口、海口、昆阳、牛恋、沙堤等地再到古滇码头。”渔政处副处长李志铭介绍说。

  4点30分,当东线执法人员巡查至官渡区回龙村水域时,远处水面上的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了执法人员的视野中。之后,执法人员将快艇开足马力,迅速往黑影方向驶去,很快,4艘执法快艇就将黑影包围了起来。灯光下,一名坐在简易皮筏上的男子原形毕露。记者看到,皮筏子由两个长条形的充气橡皮胎和数块木板组成,上面虽然没有鱼虾,却有一堆渔网。“他这是来收网的。他用的这种筏子我们叫‘架子胎’,制作成本比较低。现在的偷捕者大多都使用这种‘架子胎’和另外一种‘盆胎’进行偷捕,所谓盆胎就是一个大轮胎充气后中间放一个大盆,其实都很不安全。”李志铭告诉记者,当前,偷捕盗捕滇池鱼行为已进入高发期,偷捕者往往在天刚黑的时候,就在夜色的遮掩下悄悄潜入湖中布好各种违禁渔具,之后回家等着鱼入网,再在天亮之前收网拿鱼。

  刚离开回龙村水域不久,执法人员很快又发现了一名偷捕者。虽然这名偷捕者听见了快艇的马达声赶忙向岸边划去,但依然被执法人员抓了现行。皮筏子连同里面大约10公斤渔获物都被现场收缴。

  李志铭介绍,经过渔政、公安等部门多年来持续不断的对非法捕捞行为进行打击,使用机动筏子进行拖网偷捕的情况已经很少了,但使用地笼、迷魂阵、花篮、大鱼渔网等进行偷捕的行为出现了反弹。根据渔政处往年掌握的情况,每年夏秋交替的时候,气候不断变化,滇池鱼类活动频繁,6至8月都是一年之中偷捕行为最猖獗的时期。今年以来,渔政执法人员不分白昼黑夜,持续开展偷捕巡查,并已联合水上公安开展了6次联合执法行动。1至6月,共抓获420余名非法偷捕人员,并进行了处罚。“7月以来,昆明持续阴雨,滇池水面情况复杂,偷捕行为相对有所减少。但近两天天气转晴,滇池上风浪较小,偷捕行为会相应猖獗。因此,我们决定立即联合公安部门开展突击执法行动,打击各类违法偷捕行为。”

  报道称,金斯利(Leah Kingsley)从小就热爱体操运动,但是当她11岁的时候,因为患上功能性“腺热”疾病,她不得不终止了体操训练。30年后,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的金斯利重新回到健身房参加体操课程,重新开始训练,重拾儿时的梦想。

  金斯利表示,18个月前,自己在健身房看到两个人在做体操动作,这一下子点燃她内心对体操的热情。“我当时想,我应该试着做做靠墙倒立这个动作,然后我就又开始了体操训练,”金斯利说,“我已经至少20年没有倒立过,但是我并不在意我的动作看起来是否很傻,我就是这样去做了。”但是金斯利没想到,自己的这一决定将会给她带来新的职业和将近4万名“粉丝”。

  报道称,自从决定重拾体操后,金斯利开始了训练和练习,她称自己喜欢体操动作带来的挑战,并且自己也从中受益颇多。“这是我逃离世界一小时的时间,在训练的时候我可以专心做一件事,体操训练不仅仅是训练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内心。我一开始在图片分享网站Instagram上分享一些照片,只是为了跟其他人分享我的经历。”

  金斯利说,但是后来她没想到自己的“粉丝”数量越来越多。现在,金斯利已经是一名合格的私人教练,她的学员包括成人和儿童。

  据悉,金斯利现在有两个女儿,一个5岁一个8岁,虽然身为单身妈妈,金斯利从来没有放弃过健身,在少女时代,金斯利就每天坚持健身,并且用做瑜伽和骑山地车保持身材。“我是那种一有想法和挑战就想去做的人,这让我重拾了体操梦和尝试新的事物。不过我真的没有刻意去瘦身,我更多是把健身当成一种修炼内心的途径,健身很有趣,而且同时你还能保持健康。”

  报道称,随着挑战的山越来越高,艾丽莎的征服之旅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有几次我爬得真的很费劲,我的脖子被一些带刺灌木划破,而且不管你走哪条路,你都会掉进这些灌木丛里,有的山根本就没有路,你爬的时候很危险,”艾丽莎说。

  竹元表示:“这有助于探明人类如何转变为双脚直立行走等初期人类之谜。”

  据报道,竹元2005年至2008年在非洲观察了黑猩猩与倭黑猩猩总计10只。通过测量气温,发现地面比树上凉爽,在此基础上调查了猩猩下地的时间与气温的关联性。

  调查发现,猩猩们在低温日几乎整天都在树上度过;一旦出现高温,它们在树下地面度过的时间就呈增加趋势。在季节温差明显的地区,这一趋势更为明显。

  据悉,此前一般认为人类大约从900万年前至800万年前起,因气候变得干燥导致森林减少而从森林走向草原,开始在地面生活和双脚行走。

  “受此次高温少雨的影响,三江源地区所有站点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气象干旱,且随着高温少雨的持续,气象干旱不断发展,截至7月17日,地处三江源地区的河南、泽库达到特度气象干旱;核心区玛多县达到重度气象干旱;玛沁、甘德、班玛、治多达到中度气象干旱;兴海、达日、清水河、同德、沱沱河、曲麻莱、久治为轻度气象干旱。”李万志说。

  近日,有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在线视频市场规模达到609亿元,同比增长56%。在线视频日活跃用户数字增长32%、平均每日观看时长增长4%。收视习惯的“迁徙”,年轻一代的“回归”,让《军师联盟》《无证之罪》等视频网站自制剧受到追捧,在线视频网站也越来越重视自制内容。

  据《2016网络自制剧行业白皮书》显示,2016年互联网自制内容总投资约270亿元,相比2015年增长了125%,自制内容制作集数增加近42%。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表示,在过去的一年,“先网后台”的电视剧数量上涨230%。企鹅影视CEO孙忠怀则表示,2016年腾讯视频网络自制内容流量增长接近300%,目前项目储备数量已经突破100个。

  随着多屏时代、互联网普及带来的观看习惯变化,如今观众对细分内容的需求与日俱增,从前那种全家人观看一部电视剧的情景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庞大的个性需求。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认为,如今已不再是规模化、工业化的集体识别时代,个体崛起成为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表征,互联网自制内容对细分市场的开拓成为新优势。头头是道董事姚臻则解释说,正因如此,文化消费必须精准找到符合自己的价值观和审美观。

  自制剧便由此而生,它会根据不同人群的爱好来设置人物和情节。比如有的剧集专门为20岁以下的少女打造,有的剧集则定位于热血青年……

  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能够精确划分和“攻占”细分市场,底气来自于大数据。优酷自制剧高级总监丁恒告诉《经济日报》记者:“互联网企业手中最宝贵的资源就是数据,依靠阿里巴巴,优酷掌握了5亿用户的精准数据,因此能清晰划定剧集的定位有的放矢地选角拍摄。”

  数据对制作环节的影响能够“精准”到什么程度?企鹅影视副总裁韩志杰表示,以一部剧为例,需要数据分析弹幕评论,比如最多的10个关键词是什么,从哪个情节开始进入讨论。如果该剧有2000万用户,多少人在第一集后离开?是否集中在某一集的某个时间点离开?这些以数据为基础的观察,都会阶段性地分享给制作方,为自制内容的制作提供基础。

  当前,广告植入过多,盈利模式单一,成为自制剧的硬伤。其实,视频网站自己制作内容,开始是为了平抑购买版权的高昂成本。“自制节目其实是为了省钱,除了可以把控质量,还可以自己决定投资成本,这有利于我们评估计算播出剧集的盈亏。”企鹅影视总经理方芳说。

  自制剧的付费会员模式近年来大行其道,爱奇艺创始人龚宇表示,目前付费会员贡献的收入与品牌广告收入比例基本达到1∶1。除了付费外,视频网站将更多对商业模式的创新期望寄托在“协同”上,也就是围绕同一版权内容,在影视、动画、游戏乃至衍生品市场形成“乘法效应”。由于在线视频巨头背后有多条业务线,集团内部的资源调配会有更大的可操作性。比如,作为中国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看好的方向是“影游联动”。韩志杰表示,未来推出的游戏,要先在剧集中亮相,根据电竞小说《全职高手》改变的自制电视剧已在这方面开始尝试。阿里巴巴则看好自制剧的衍生品市场。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表示,自《功夫熊猫》开始,从衍生品的授权到衍生品的品牌联合,内容在优酷播放,衍生品的授权通过阿里巴巴竞标,这将形成一个巨大的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