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难去定义绝对公平。在中超乃至欧洲联赛中,如非要“挑刺”,各支球队或许都会有觉得“冤屈”的地方。即便在欧洲,也很少出现俱乐部赛前提出更换主裁。一般来说,只有该裁判在上轮联赛执法失准甚至遭处罚,才会调整原先安排的裁判组。因此对中国足协来说,虽经由恒大提议更换裁判并非首次,但长此以往,容易给本就脆弱的外部信任,增加疑问的程度。

  中超裁判经常性成为赛后教练球员和球迷吐槽的对象。有些判罚可能是因为能力原因,但也有些被认为是有其他外在因素作祟。所以足协在考虑权衡后,为减少争议,也曾在一些关键的比赛中请洋哨执法,比如中超收官战、亚冠名额争夺战等场次。对此,有一种观点十分励志:请洋哨是足协对责任的逃避,越是重要比赛越是要重用本土裁判,给他们锻炼的机会。

  《人民日报》也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焦点比赛请回洋哨,或许会对中超联赛发展,特别是本土裁判的成长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焦点比赛弃用土哨,甚至从某个角度上讲等于承认“土哨”执裁能力或职业素养在关键时候靠不住。而这种行为无疑会加深中超俱乐部、球迷、社会对本土裁判的不信任感。裁判的成长不仅需要理论知识的积累,更需要实战的锻炼;特别是执裁关键比赛的经历,可能会对提高裁判的执裁能力产生质变的影响。近几年,我国裁判执裁国际大赛的机会少之又少,积累实践经验大多靠国内职业联赛。而国内联赛中可以称得上关键比赛的,一年也就中超争冠和保级、足协杯争冠等几场,如果本土裁判得不到关键比赛的历练,他们的成长可能又要放缓许多。

  职业联赛,不仅仅是球员的职业化,俱乐部的职业化,更是方方面面都必须职业化,包括本土裁判。裁判的水平提高是中超健康成长的重要因素,越是重要的比赛越是需要把这样的锻炼机会留给本土的优秀裁判。欧洲五大联赛的榜首大战和强强对话几乎都是安排本国的“金哨”。中国的本土裁判可能水平还需要提高,但是连这种比赛的机会都不给,又何来锻炼和提高。既然连“U23政策”都可以因为要锻炼年轻球员而强行推出,那么作为中国足协就应该坚定不移地将执法中超重量级比赛的机会留给本土裁判。

  恒大和上港的这场榜首大战,足协最终派的是北京籍的裁判黄烨军来执法。有人说这个裁判是注册在北京足协的上海人,也有人指出了这个裁判其实是上港克星。

  黄烨军给恒大留下的回忆并不好,郜林曾质问他为何不判点球,斯科拉里也曾炮轰他,恒大曾经因他的漏判误判而提出上诉。2016年足协杯决赛,恒大主场1:1战平苏宁,在两回合制的足协杯决赛中处于不利一方,而比赛中黄烨军的2个漏判让恒大极为不满。不过沪媒也对黄烨军颇有异议。2016年的中超,上港主场0:0战平恒大,主裁也是黄烨军。那场比赛,沪媒认为黄烨军对恒大球员过大的防守动作过于纵容,导致上港在反击中带球频频被侵犯。

  “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愈发成熟,我们看好这款车型的销量。”陈斌波说,新能源汽车是本田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混动版CR-V也志在成为中国最畅销的混合动力汽车。

  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今年6月,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6.5万辆和5.9万辆,同比分别增长43.4%和33.0%。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4万辆和4.8万辆,同比分别增长52.9%和41.4%。

  在中国,补贴是刺激新能源汽车消费的重要因素。宋明军购买的比亚迪宋DM原售价为21.59万元,获得国家和地方总计3.6万元的补贴后,实际售价只有17万元左右。

  “今年1月起,长春地区开始发放购买新能源汽车的地方性补贴。”比亚迪长春大区区域经理唐大鹏在长春汽博会现场对记者说,现在比亚迪新能源汽车平均每个月销量在100台上下。

  在长春汽博会比亚迪展台,“新能源汽车引领者”的标语高高悬挂,十分醒目。据中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统计,比亚迪以34634辆的成绩位列2017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第一。

  在展会现场,声名在外的“唐”和“宋”两款新能源汽车吸引不少观众驻足。“现在各大汽车公司都在大力倡导新能源汽车的销售,新能源汽车一定是汽车产业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唐大鹏说。

  看准这一趋势的不仅是中国自主品牌车企。从去年开始,跨国车企在中国的新能源布局明显加速。

  不久前,华晨宝马位于东北老工业基地沈阳铁西区的全新研发中心落成。有消息称,这一研发中心将聚焦新能源汽车相关核心技术的开发,力图在中国本土实现新能源汽车从设计到量产交付的全流程开发。

  在安徽省,江淮集团与大众集团合资生产纯电动乘用车的建设项目在今年初获得批准。这是大众集团在中国的第三家汽车合资企业。

  “江淮大众”将生产纯电动乘用车,因此不受“同一家外商可在中国国内最多建立两家生产同类整车产品合资企业”这一政策限制。

  通用汽车则计划在上海建立一家锂电池装配厂,为其在华新能源车产品线提供支持。有消息称,在2017年至2020年间,通用旗下三分之二的新能源车将投放到中国市场。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秘书长肖政三说,去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在中国持续热销,除补贴之外,不受北上广深等大城市限购、限牌的政策也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重要推手。

  今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1.2万辆和19.5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9.7%和14.4%,而同期汽车整体产销增速仅为4.6%和3.8%。

  但在长春汽博会现场,也有不少参观者表示,在充电桩不足、续航里程少、价格偏高等因素的影响下,暂时不考虑购买新能源汽车。

  另外,在中国北方,因为电池耐寒问题,纯电动车销量始终较低。

  汽车销量的由负转正,主要是由于乘用车结束了连续两个月的下降态势。数据显示,6月产销分别完成184.5万辆和183.2万辆,同比分别增长3.7%和2.3%。但在乘用车的四类车型中,除SUV的产销保持同比增长外,轿车、MPV和交叉型乘用车的产销继续呈现下滑态势。

  与此同时,商用车的产销分别完成32.3万辆和3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6.4%和18.4%。可以说,上半年的车市增速主要靠商用车带动。

  今年以来,受去年透支消费、基数较高等因素影响,汽车产销较为疲弱。不过,中汽协方面表示,6月乘用车数据回暖说明去年的政策透支已逐渐消化。此外,购置税将在年底退出,这对下半年车市会有一定刺激作用。因此,对2017年车市5%的增速预测持谨慎乐观态度。